中国再次成为全球铝生产的中心
发布时间:2022-06-23 11:53:38      来源:上海金属网

06月22日讯:

据外媒6月22日消息,随着中国冶炼厂继续提高开工率,中国5月份原铝产量达到创纪录的342万吨。

根据国际铝业协会(IAI)的数据,该国的年化产量在今年前五个月飙升了366万吨,最终达到了上个月(年化产量)4027万吨的历史最高开工率。

由于电力短缺的缓解,中国的冶炼厂正在复苏。去年的大部分时间里,电力短缺一直限制着冶炼厂的生产。

今年,随着俄乌冲突爆发后电价飙升,欧洲冶炼厂面临电力危机。

今年迄今为止,欧洲的能源危机已导致中国以外地区的年化产量下降了46万吨。

今年5月,中国在全球产出中的份额为58.91%,之前只有在2017年6月曾有一次超过这一数字,考虑到五年前缺乏连贯稳定(consistent)的数据,这一历史标志可能并不可靠。

pic

国际铝协统计的每月年化产量变化

中国的增产

去年的这个时候,为了解决耗电的冶炼厂的能源供应问题而苦苦挣扎的,是中国(而非欧洲)的企业。

2021年,水资源丰富的云南省发生干旱,再加上过度热衷于实施能效目标,导致当年全国铝产量按年率计算下滑逾200万吨。

这些目标已经放宽,中国已经提高了煤炭产量,以缓解去年持续不断的能源危机。

电价的改善和铝价的强势,令中国的开工率出现了意料之中的反弹。在经历了去年的停顿之后,中国的开工率现在再次逼近中国政府设定的4500万吨/年的产能上限。

从该国未锻造金属的贸易中可以明显看出,中国冶炼厂的命运正在好转。2021年,由于国内生产无法满足产品制造商的原铝使用需求,进口激增。流入的原铝总货量达到创纪录的158万吨。

然而,尽管对这种形式的铝出口征收了15%的高额关税,今年中国却一直在出口未锻造金属。

离开中国的大部分铝正流向欧洲,欧洲目前正经历着由能源问题导致的铝危机。

pic

西欧铝产量同比年化变化

欧洲的危机

在俄罗斯对乌克兰展开“特别军事行动”之前,欧洲电价就已经开始上涨了。

随之而来的对欧洲天然气供应的紧缩导致电力价格在去年飙升了400%,这对铝生产商来说是一个大问题,因为电力占他们冶炼成本的40%左右。

欧洲铝业协会声称,大约90万吨的年产能受到了减产或开工率波动的影响。

根据国际铝协(IAI)的数据,西欧的年化产量比去年下降了约50万吨。5月份的开工率为296万吨,是本世纪以来的最低水平。

能源危机主要影响到德国、法国和荷兰的冶炼厂,而挪威和冰岛的冶炼厂分别获得了水力发电和地热发电的缓冲。这两个国家的产能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一直在攀升,这可能掩盖了IAI西欧数据中其他地区产量损失的全貌。

东欧的铝产量也在下滑。今年前5个月,累计产量同比下滑1.5%,反映出罗马尼亚、黑山和斯洛伐克共和国的减产。

IAI的最新月度数据显示,没有证据表明俄罗斯俄铝(Rusal)的产量下降,尽管制裁中断了该公司西伯利亚冶炼厂的原材料供应。

事实上,新建的Taishet冶炼厂的增产有可能抵消了东欧其他地区的减产。由于俄铝最近没有任何详细的产量数据,因此很难得知具体情况。

由于目前的电力短缺看不到结束的迹象,未来几个月,更多的欧洲生产可能会受到威胁。

瑞银(UBS)分析师估计,除非电价下跌,否则欧洲还有80万吨冶炼产能将面临风险,而目前看来,电价不太可能下跌。(《Aluminium: European gas back in focus》,2022年6月21日)

电力平衡的倾斜

中国和欧洲冶炼厂命运的转变,归根结底是因为对电力的严重依赖。

铝不是通过把铝土矿扔进高炉里生产出来的。相反,铝土矿需要精炼成氧化铝,然后通过电解转化为金属。

在很多方面,铝都可以被称作为“固态的电”,所以冶炼厂才会对电价如此敏感。

这对世界任何地方的铝生产都是一个问题,冶炼厂与其他行业争夺能源,尤其是来自可再生来源的能源,因为它们试图生产更“绿色”的金属。

俄乌冲突爆发后欧洲电价的指数级上涨,对该地区的许多企业构成了生死存亡的威胁。

对于欧盟来说,现在欧盟需要进口铝这种对于脱碳非常关键的金属,但是进口的来源国家(中国)却仍然使用煤炭作为主要的动力来源,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。

不仅是在碳足迹方面,而且在欧盟承诺其矿产供应链的“战略自主”的背景下,需要从中国进口也是一个大问题。

铝供应链可能还面临着另一个大问题。

中国的冶炼厂目前正享受着良好的利润率,这要归功于金属价格上涨,以及电力成本的降低,后者是由于政府在煤炭使用目标上的退让。

但这能持续多久呢?

尽管煤炭需求猛增,但有迹象表明,中国部分电力系统的压力越来越大。

由于天气变暖,中国长江以北省份的用电量激增,河南在上周末创下了新的最大用电负荷纪录。

随着中国初步摆脱疫情封锁,重新加快制造业活动,电网的压力只会变得更加严重。

如果中国将迎来一个漫长而炎热的夏季,那么电力将被优先用于为家庭降温,而大型工业用户将面临配给(限电)。

铝的电力平衡或许已经从世界其他地方再次向中国倾斜,但不能保证这种状态会持续很长时间。